威尼斯官方网站-威尼斯在线平台-登录

打印本文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关闭窗口

感动铁能人物——铁煤集团建设企业道桥分企业公路班班长谢英聪

编辑:建设企业 来源:建设企业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08日

  情系域外 传承军魂

        谁都知道,尘土飞扬的道路施工现场是艰苦的,而他就在这艰苦中奋斗;谁都知道,远离亲人的域外工地是孤独的,而他就在这孤独中坚守。情系域外,传承军魂。他平凡,但是他实干;他普通,但是他真诚;他沉默,但是他固执。因为追求固执,因为抉择无悔,他才会如此脚踏实地,默默坚守。

                                                                        ——题记
“谢班长,听说你又有八个月没回家了,不想家吗?”
“咋个不想,不过早都习惯了,工地不也是咱常住的家吗。”
回答工友话的人叫谢英聪,是建设企业域外建设队伍中的普通一员,话虽平凡,却折射着域外建设者的风采,传承着军人的本色。
今年52岁的谢英聪,已经在域外道路施工的工地上工作了15年。从内蒙古通辽市库伦旗到科尔沁左翼中旗,再从兴安盟乌兰浩特市到离家四千余公里的新疆沙湾县,他参建的项目始终是离家最远、环境最差、标准最高的工程。参加工作的三十余年里,他共参建土建工程和道路工程40余件,工程质量合格率均达到百分之百。这三十余年里,长期循环往复,他没有感到枯燥,反而加班加点地多做贡献;这三十余年里,他始终以一名军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早晨四点半起床,晚上7点以后下班休息,无论是刮风下雨,还是风雪严寒,他都在默默坚守。
是什么样的呼唤令他对域外的土地如此眷恋?是怎样的力量让他对艰苦的工作如此坚守?
 
我是当兵的出身,啥时候都不能丢军人的本色
197812月,满怀着对人民军队的向往,19岁的谢英聪光荣的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00419部队,成为了一名建筑工程兵。在部队的大学校里,他认真学习土建专业常识,努力掌握建筑工程兵的技术,发扬了不怕苦、不怕累的革命精神。入伍三年后,就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被提升为班长。
1983年,国家“兵改工”政策出台后,00419部队被集体转制到了地方,谢英聪被安置到原铁法矿务局第三工程处第九施工队,从事土建施工工作。当时的机械设备落后,工作条件艰苦,但谢英聪从不叫苦,一直踏踏实实,任劳任怨。
1986年的夏天,正值施工原煤炭工业部第二建设企业调兵沟基地住宅楼工程,谢英聪利用休息时间浇水养护混凝土基础,用水桶挑水,一个桩一个桩的浇水,肩膀磨出了一个很大的血泡。后来,工友们发现了他衬衣上的血渍,才知道其中的原因。在工作中,每当遇到工程结构复杂或作业环境危险的时候,他总是冲锋在前。“让我来!”已成为他工作现场的口头禅。他常说,我从小生活在农村,又是军人出身,吃点儿苦不算什么!
谢英聪除了完成好自己的施工任务外,还要负责施工现场材料物资备存,机电设备型号大小、规格、数量都要心中有数。施工中,他一边负责材料物资的接收与上报,一边监督工程质量工艺,工友们称他是“编外工头”和“义务监理”。
往往是工程完成了,他的声音嘶哑了,双脚跑肿了,胡子长长了,本来就瘦小的他又显得羸弱了许多。有人说他傻,但他总是笑着说,干点活累不死人,只要工程干的漂亮,就算再苦、再累也值得。
谢英聪把自己定位在“计划员、技术员、调度员和责任承担员”上。计划员,就是把任务安排好,把计划做到位,减少工人无谓劳动,提高效率;调度员,就是与有关部门协调,保证材料及时到达,同时进行人员的调度,实行动态管理;技术员,就是生产中遇到的技术问题和生产问题及时解决,他认为班长处理技术问题能力的高低,会直接影响工作效率;责任承担员,就是工友干活出现失误,上级追究责任时勇于承担,他始终认为,工友干不好就是班长的管理失职。“四员”班长在工友心中树立了威信,也带出了一支作风好、技术过硬的班组。
19965月,谢英聪的班组被调入到原铁法矿务局办公大楼外装饰工程的施工现场。工程工期紧、任务重,为了使局大楼工程早日交付使用,谢英聪带领工人没日没夜的突击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里,他们每天都是夜里十点钟以后才收工回家。饿了,就去临时工棚里拿个凉馒头就着咸菜吃上几口。累了,就到工棚里盖上军大衣休息一会儿。局大楼的装饰工程结束后,谢英聪破天荒地点起一根烟。工友奇怪地问:“老谢,你以前不是不抽烟吗?”
“累得浑身疼,但又十分高兴!就点一根。”
“现在知道累了?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体格单薄,而且还是班长,遇到累活,你少干点,大伙都能体谅你!”
“遇到累活就往后退,那还叫什么班长?越是班长才越要带头干!”
翻开他的《施工日志》,里面详细地记录着他每天的工作情况,其中的一天是这样记的:早上530到现场,在进行施工前检查时,发现新搭设的登高跳板宽度不够。6:00召开班前会,布置施工任务。9:20发现卸料平台物品摆放凌乱,马上进行清理。下午1:00,赶往各个工作面安排好下午要施工的任务。在下午进行的三层西侧外墙抹灰施工中,3小时完成了工作任务,并抓紧时间进行下一个任务的准备工作。下午6:00召开班后会,进行全天工作汇报。晚上800,对全天工作进行总结,制定安全隐患整改措施,拟定明天工作计划。
  多年来,谢英聪就是这样默默无闻、脚踏实地的在平凡的岗位上,用军人的作风塑造自己,用班长的职责鞭策自己,用其独有的坚持和责任心撑起了这平凡岗位上的一片天。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这辈子不会干别的,只会盖楼、筑路,只有把本职工作干好了,内心才感到踏实。”
1997年末,建设企业中标了域外项目——内蒙古科左中旗国税局工程。面对条件艰苦、远离亲人的新工程,谢英聪主动请缨,毅然加入了外闯市场的队伍。19984月,带着领导的重托和家人的牵挂,谢英聪踏上了北去的列车。
4月的蒙古草原,乍暖还寒,风沙肆虐,寒风夹带着沙粒打在脸上如刀割一般。谢英聪和他的工友背着沉重的行囊,来到了远离家乡的内蒙古通辽市郊区的一片荒野里。那里没有房屋,他们便搭建起临时板房;没有水,他们就到2公里以外的农民家里拉水喝……
当地的水含碱量大,煮出来的大米粥都是黄色的,大家端起饭碗,面面相觑,吃不下几口,吃完饭后很快就又饿了。有的员工还出现了水土不服症状,看到工友们的身体明显消瘦,谢英聪一面叮嘱食堂变换菜的口味,一面帮助工友们完成他们各自的工作任务,一个月下来,他的体重整整减少了10斤。看着谢班长已经佝偻的肩背和消瘦的面庞,工友们感到十分愧疚。为了不让谢班长操心,从此,吃饭成了一项政治任务,大家都像吃药一样把每顿饭吃下。
经过紧张的场地平整和现场设备安装调试后,5月下旬,各项开工准备工作均已完成。就在准备动工建设时,突如其来的沙尘暴袭击了工地,滚滚黄沙遮天蔽日,能见度不到3米,大风夹带着沙粒使人睁不开眼睛,这无疑给热情高涨的建设者们泼上了一盆冷水。风沙过后,机械上、道路上都落了厚厚一层黄沙,谢英聪只好带领工友们去清扫。可经常是刚清扫结束,新一轮沙尘又来了。有的员工幽默地说:“内蒙地区一年只刮两次风,每次风都刮半年!”
19999月,工程顺利完工了,还没来得及分享成功的喜悦,他们又奔赴到蒙中学生住宅楼工程施工现场。
此项工程由于工期紧,需要安排倒班施工,这样造成个别岗位缺员。谢英聪一方面加强巡视力度,及时掌握各岗位的生产情况和设备的运行状况,另一方面他看到哪里人员少,哪里工作量大,他就出现在哪个岗位,协助完成生产任务。
内蒙地区气候干旱,日照时间较长,大多数职工都不适应,几个月下来,职工脸上的皮脱了一层又一层,皮肤晒得黝黑黝黑的,严重不适应的还经常流鼻血。对于谢英聪来说,他完全可以坐在项目部的办公室里或是找一个阴凉的地方坐阵指挥,但他没有这么做。在每天的工作之余,谢英聪还要进行安全巡视,对机械设备进行检查,处理各种安全隐患,对所有事情都细心的过问一番,并做好安全检查记录。同事们开玩笑地说:“他一个月在现场来来回回走的路加起来,够从内蒙回趟老家了。”
20035月,根据工作需要,谢英聪被调到宝康商城施工现场。业主方要求当年年底前完成该工程的施工任务,这对他们来说是一次考验,可在困难面前,谢英聪没有退缩,而是带头在责任状上签上了名字。
  这里的冬天来得比较早,刚到10月中旬,天空就飘起了雪花,他们在混凝土中加入防冻早强剂后进行浇注。在零下十几度的施工现场,工友们早晨六点上班,一直干到晚上六七点。手冻麻了,就轮流到烤火棚里暖和暖和身子,回来接着干。1130日清晨,参战人员正冒着寒风紧张的施工着,当业主看到这些穿着棉大衣,眉头和胡须都挂满霜花的工人们时,激动地握着谢英聪的手说:“真是辛苦你们了……”
冬季施工,冰冷使施工效率降低了许多,很多工艺手段都变得繁琐起来。为了保证混凝土的质量,沙子要放到铁板上烤,水也要烧热到一定温度。烤沙子、烧水还要跟工程同步,否则很容易就凉下来。基坑要保证温度,里面就必须用炭架火。为了不影响第二天施工,熏烤基坑的任务都要在夜里进行。谢英聪每个晚上都要巡逻几次,定时为基坑内的火添炭。
农历春节越来越近了,村庄里传来的爆竹声此起彼伏,拨弹着大家思乡的情绪。但他们没有松懈,面对冰冷和疲倦的侵蚀,大家都咬牙奋战,每天坚持工作10小时。腊月二十八那天,他们终于完成了道路施工任务。回到家乡的土地,已经带病工作半个月的7名瓦工没能第一时间与家人团聚,而是直奔医院打吊瓶。
20115月,建设企业第一支赴新疆建设的队伍出发了,他们要到距离家乡四千二百多公里的新疆沙湾县哈拉干德综合产业园进行道路施工。这是建设企业在新疆地区的第一项工程,对建设企业立足新疆市场意义重大。这块硬骨头谁来啃?建设企业领导首先想到的就是具有军旅精神的道桥企业公路班。
接到任务后,谢英聪对职工们说:“新疆是大家建设企业的一片新市场,要想立足市场,就要全身心的投入到施工中,提高素质和技能,进一步提高工程质量,大家一定要安全、优质、高效地完成任务!”他还对大家说:“大家不能辜负企业领导对大家的希望,不论环境多么艰苦,工程多么难干,大家都要守住这块阵地,创造良好的信誉,叫响‘铁煤建设’品牌。”
早穿棉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这是新疆地区的真实写照。第一次到西北地区,由于昼夜温差大,工人们都要带着棉袄去干活,忽冷忽热的气候使很多员工都患上了感冒。
六月的新疆正逢雨季,有多年施工经验的谢英聪十分清楚,如果没有做好相应的施工防护,就会有重大的安全隐患。因此,只要一下雨,谢英聪就到现场察看情况,及时处理不安全因素。有一次,已经夜里十二点多了,雨下得特别大,风也刮得很猛,谢英聪怕刚刚施工的基础受到影响,顶着雨到现场进行检查。等把施工现场仔细检查一遍、把排水沟疏通后回到寝室时,他的衣服已找不到一点干的地方了。
作为一名班长,谢英聪不仅自己技术过硬,还不忘“传、帮、带”。参加工作至今,谢英聪共收了60多名徒弟。他们有的是大中专毕业生,有的是一起工作的员工,也有当地的临时工。如今,徒弟中有很多人都已成为独当一面的技术骨干了,有的徒弟自己开起了装修企业,有的徒弟自己承揽起了工程。在内蒙古科左中旗施工时,学会外墙装饰技术的徒弟郭贵凭借着娴熟的技术承揽了科左中旗交通局大门外挂理石工程。工程结束后,郭贵马上把喜讯报告给谢师傅,还偏要拉着他到饭店搓一顿,来分享他们成功的喜悦。
 
等我退休了,我一定加倍补偿给你
谢英聪常对员工说:“大家大家能走到一起来,就是缘分,就是好兄弟,大家要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处使,大家就是一家人。”在外埠施工现场,他心系工友生活,保障民工权益,成为了广大工友的贴心人。
在外埠施工,临时工占相当大的比例。为人和善的谢英聪一视同仁,对班组里的农民工及外来打工人员也特别的关爱。一次,他发现一名瓦工在干活时精神不集中,不小心踩进了灰槽里。事后,他了解到这名职工家住在附近农村,白天干完活,下班回家后还要收玉米,严重睡眠不足。当他想到还有许多家在农村的职工也可能会发生类似的情况,他就向项目部领导建议,让家在农村的职工轮流回家收庄稼。领导及时采纳了他的建议,也避免了事故的发生。
“离家在外,我要确保兄弟们的安全,为他们自己和家人负责。”翻开谢英聪的工具箱,里面始终装有扑热息痛片、云南白药膏、藿香正气水等药品。无论是谁有个头疼脑热,他这个“赤脚医生”都要发挥作用,像对待亲人似的,保证工友们身体健健康康的。
谢英聪把热情和心血无私奉献给企业和工友,但对于自己的亲人,他却感到深深的内疚。
离开家乡四川省广汉县以后,最初,他每两年都会和妻子、儿子回老家一次。后来由于工作繁忙,间隔五、六年才能回去一次。随着回老家机会的减少,谢英聪想念家乡亲人的思绪也越来越浓,心里总是挂念着远在家乡的老母亲。母亲今年73岁了,谢英聪每次打电话给母亲时,母亲总会说:“你在单位要好好工作,多注意身体,妈身子骨硬朗着呢,你不用担心。有空儿给妈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就行了。”每当听到这里,谢英聪的内心总会充满愧疚。
在儿子眼里,谢英聪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由于常年不回家,只能用电话与儿子沟通。一打电话,儿子就会说:“爸爸,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回家啊……现在家里有你没你都一样了,我都习惯了!”是啊,他是一个不合格的父亲,从儿子上中学起,他就开始到外地工作,如今,儿子已经研究生毕业并就职于中国航空企业,算起来已经有十多年没有和儿子共同生活了。
在妻子眼里,谢英聪是一个不“恋”家的丈夫。“最近工地活多,不能回家了,你要理解我!”这句话妻子不知听了多少遍。有一年“五一”假期,妻子游洪巧带着儿子到工地看看他,而谢英聪却正在抢工期,没有陪她们娘俩一天。在职工生活区的工棚里,游洪巧把被子、衣服全都洗了一遍,见啥活就干啥活。相聚总是短暂的,“五一”长假的最后一天,妻子就要带着儿子启程回家了。谢英聪利用午休时间把妻儿两人送到通辽市火车站。
“都送到车站了,你回去吧!”“还没到点,再陪你一会吧!”谢英聪说着拿出矿泉水给游洪巧。急促的汽笛声打破了彼此的沉寂,谢英聪把妻子送上火车,“早晚天凉,要多穿衣裳……”渐渐的,妻子的叮咛声混杂在嘈杂的人群里。像这样分别的场景在他们之间已经不知上演多少次,而每次告别时,他的内心都是那么酸楚。火车渐行渐远,谢英聪站在站台上,注视着火车离去,泪水悄悄地模糊了他的视线,这时他不由得想起了那首老歌:“轻轻的我将离开你,请将眼角的泪拭去,漫漫长夜里未来日子里,亲爱的你别为我哭泣……没有你的日子里,我会更加珍惜自己,没有我的岁月里,你要保重你自己,你问我何时归故里,我也轻声地问自己,不是在此时,不知在何时,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
每年冬季放假回家,谢英聪主动多做家务活:洗衣服、买菜、做饭、洗碗……每天都是屋里屋外的忙碌着,他要把一年来亏欠家人的都补回来。他时常对妻子说,老伴啊,这十几年来,你辛苦了,你再坚持几年,等我退休了,我一定加倍补偿给你。
多年来,谢英聪所施工的每个现场,游洪巧都要去看看,了解施工情况。20115月,谢英聪到新疆工作后,妻子游洪巧在家里总是放心不下,因为她知道,新疆发生过“7.15打砸抢”事件,而且暴乱事件刚刚过去不到一年。为了更多的了解当地情况,游洪巧每天都把电视机锁定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台,关注新疆的稳定状况,并经常给谢英聪打电话,询问他的情况。可是她每天还是寝食不安,放心不下,于是她决定亲自到新疆工地看看。
把家简单安置后,86日,游洪巧只身一人踏上了开往新疆的火车。经过77夜的颠簸和六个多小时的长途客车后,游洪巧来到了谢英聪所在的沙湾县哈拉干德道路管网施工现场。在一群身穿迷彩服的筑路工人中间,她一眼就找到了谢英聪的身影。她走上前去,想给谢英聪一个惊喜,谁知谢英聪看到游洪巧后却埋怨她说:“你上这来干什么?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我怕告诉你了之后,让你惦记!”“你要是提前跟我说,我根本不能让你来!工程这么紧,你来了不是添乱么!”看着谢英聪焦急的神态,游洪巧没有过多说明,而是直接到他的宿舍、办公室去打扫卫生。从此以后,游洪巧承担起为工友做饭、洗衣服的任务。在她的辛勤努力下,施工现场的卫生环境得到了明显改观,食堂的主副食种类也每天变着样地换,工友们开玩笑地说:“嫂子,自打你来了以后,大家都变胖了!”
201081,在建设企业庆祝外闯市场十四周年表彰大会上,企业领导为谢英聪颁发了外闯市场标兵奖状,那天晚上,谢英聪在工作日记里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我是一个当兵的人,服从命令,坚守职责是我的本分,我的这点荣誉,更应归功于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汇聚到一起的兄弟战友,归功于我的团队。”
在接受采访时,谢英聪说:“虽然脱掉了军装,但我从没有丢掉军人的本色。我没干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只是每天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每当走在自己铺设的平坦的道路上,我都觉得很踏实。”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小事,像一串串晶莹剔透的珍珠,闪耀着他鲜活的人格魅力。一个筑路工人是平凡的,就像旷野里的一棵小草,但正因为每一棵小草都默默坚守着自己的那分绿,广袤的大地才展现出勃勃生机……

打印本文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关闭窗口

威尼斯官方网站|威尼斯在线平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